了乐

过去半年断断续续写了这些,回来一看,心里全是无可名状的愤怒。我所有发出来的愚蠢的声音,记录着我这些惶惑心情的字句,包括当时描写的快乐,也轻飘飘得根本再也没办法使我回味起快乐。
只有愤怒、软弱、无力。
不会再写。
珍重。